亞心網訊(記者 餘夢凡)“那天中午給兒子買了一頂紅色鴨舌帽,他戴上特可愛,沒想到下午就出事了。”9月16日晚上8點半,在自治區人民醫院外科大樓13樓重症監護室樓梯間,翟黃麗哽咽著說。
  今年30歲的翟黃麗現和愛人曹元場住在烏魯木齊市喀什東路,是一名全職媽媽。9月11日下午3點半,翟黃麗帶著1歲7個月的兒子軒軒在附近小區玩耍。見玩累了的軒軒有些困倦,翟黃麗便帶他回家睡覺。
  
  每一天,翟黃麗都在自責,沒人時她會躲在角落拿出手機看看兒子的照片。亞心網記者 餘夢凡 攝
  “天氣熱,就開著窗,窗戶底下就是床,安頓好他我就去洗衣服了。”翟黃麗說,“他這段時間特別愛爬,見到床、窗臺、臺階,都想去爬。平時我都會不時去看看他睡得怎麼樣,就那天沒看,結果就……”
  正在洗衣服的翟黃麗全然不知兒子發生了什麼,突然一陣劇烈的敲門聲嚇了她一跳,是鄰居:“你兒子呢?”“在睡覺呀。”“他剛從樓上掉下去了。”
  住在六樓的翟黃麗趕忙跑進卧室,空蕩盪的床讓她傻了眼。跌跌撞撞到了樓下,在鄰居的幫助下,翟黃麗把昏迷的兒子送往醫院。因為之前幾個醫院沒床位,從小軒軒出事到最後入院,已經過去了4個小時,剛一入院,翟黃麗的丈夫曹元場就接到了兒子的病危通知書,通知書上“特重型顱腦外傷”的診斷,讓曹元場感到一陣暈厥。
  這六天來,夫婦二人24小時守在重症監護室外,不敢離開半步。“我就害怕如果兒子突然醒過來,我又不在他身邊。”翟黃麗哭了,“軒軒平時可乖了,都怪我那天沒照顧好他。”
  現在,最讓這對夫妻發愁的是軒軒治療的費用。曹元場說,他來新疆10年,攢了8萬塊錢,而軒軒每天在重症監護室的費用在六千元到一萬元,住院已一周時間,眼看著這些積蓄就要花光,怕老家的父母擔心,他們至今不敢告訴家人。
  “醫生說軒軒的腦乾損傷了,什麼時候醒是一個未知數,就算能醒來,會變成什麼樣,也不知道。”曹元場告訴記者,兒子入院的頭三天,他一個大男人的眼淚就沒停止過,“都是我工作太忙,沒能照顧好兒子,不管能不能醒來,醒來後的情況怎麼樣,只要兒子還有一口氣,哪怕傾家蕩產,我們也不會放棄。”  (原標題:烏魯木齊市一歲童墜樓病危父母淚眼盼兒醒)
創作者介紹

富良野

hv38hvut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