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河北億元官員貪腐追蹤




play
億元貪官家中被查現場




play
貪官家中搜出億元現金




play
科級幹部家藏上億元



向前
向後




  龍騰長客北戴河長途汽車站,因為和馬超群“條件沒談攏”,至今都沒再通自來水。汽車站最開始弄了兩個大罐子儲水。
  龍騰長客北戴河長途汽車站,因為和馬超群“條件沒談攏”,至今都沒再通自來水。後來又打了機井,而汽車旁放著水缸,夏天接雨水用。

馬超群在赤土山村村委會旁的別墅,就是以“自來水維護站”的名義拿的地。
查封馬超群財產時的扣押清單之一。
  “自來水維護站”“水質監測中心”“自來水公司駐點辦公室”……據北戴河區政府一位幹部介紹,馬超群以官網建設費用等名義,打著這些旗號,向新建的樓盤開發商要房子,給幾套房子就通水。
  2月12日,正月十三,馬超群被拿下。距離企業舉報不過半個月左右的時間。據新華社報道,河北省委領導表示,一個區的供水公司總經理,貪腐數額如此巨大,這樣的貪腐行徑就發生在群眾身邊,民怨沸騰,“不查不抓,天理不容”。
  據新華社報道,日前召開的河北省落實中央巡視組反饋意見整改動員暨警示教育大會上通報了8起“小官巨腐”案件,其中一起引發全國震動———河北省秦皇島市城市建設管理局副調研員、北戴河供水總公司總經理馬超群,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重大經濟犯罪,在其家中搜出現金1.2億元、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
  河北省紀委領導表示,在這些“小官巨腐”案件中,一些人貪贓枉法、以權謀私涉案金額巨大,動輒上百萬、上千萬甚至上億元,反映了在權力監管方面,“小官”也有大權、特權。
  馬超群是個典型的“小官”。在中國的幹部體系里,從正國到副科一共十級,2012年以前馬超群都是正科,也就是第九級。一個“九品芝麻官”,怎麼可能擁有1.2億?真的像他母親所說錢都是他父母的嗎?一個自來水公司老總的權力能有多大?借水斂財、橫行霸道17年“平安無事”,最終因為什麼原因落馬?
  南都首席記者王星
  “你認識我不?”客人問。
  “不認識。”搓澡工說。
  “好,今天我就讓你認識認識。”客人說。
  這是2012年的秋天,秦皇島北戴河,一家酒店地下一層的浴池,蒸汽瀰漫。這個看起來不高、略胖、40多歲的中年男子換上衣服走了。不久,來了四個人,說是自來水公司的,要停水。這是一家浴池,正做著生意,要被停水。老闆這才知道,得罪了北戴河供水總公司(以下簡稱北水公司)的總經理———馬超群。
  此時的馬超群,已在自來水公司工作了15年,就在幾個月前剛剛被任命為秦皇島城市建設管理局的副調研員,在45歲這年,升上了副處。當了半輩子的科級“小官”,馬超群終於邁上了新的臺階。
  此時的馬超群,正是春風得意,剛剛被評為2012年度省級暑期工作先進個人,秦皇島市勞動模範。而作為北水公司的總經理,自來水延伸到哪裡,馬超群的意志就延伸到哪裡。水到之處,所向披靡。
  此時,一家央企旗下的地產公司正在北戴河投資建設龐大的項目群,公寓和酒店的主體建築都已建好了。和所有項目一樣,通自來水都是必需的環節。
  一年多後,這家央企舉報,河北領導批示,小官馬超群落馬。
  150萬科處級幹部里最出名的一個
  在被抓9個月後,馬超群忽然火了。1.2億元現金、37公斤黃金、68套房———這些驚人的數字與當時媒體報道的“科級幹部”身份對比鮮明,這比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家裡搜出兩個億還要讓人震驚。後來人們才知道,2012年馬超群被任命為城管局副調研員後,就是副處級了。
  但即便是副處級,那也是多如牛毛。中國有多少處級、科級幹部?2010年,中組部曾公開過一組數據:目前全國科級幹部大約有90多萬人,處級幹部60多萬人,司局級幹部4萬多人。現在,馬超群可能是百萬幹部里最有名的一個了。
  1967年8月28日,馬超群出生在秦皇島市海港區,他是家裡的第一個孩子。父母給他起名超群,希望他能在學習和工作中超群。後來,家裡又添了一個弟弟和兩個妹妹。兄妹四個,如今三個都在看守所。弟弟馬重群和他同在北水公司,因涉嫌受賄罪被逮捕。妹妹馬青茹因涉嫌“非法持有槍支”被逮捕。在兄弟倆被抓的那個夜晚,妹妹馬青茹陪著母親一起緊急轉移數十箱財產。
  馬超群的父親叫馬秉忠,2012年去世時73歲。曾在幾個工廠和單位的醫務室工作過,從海港區城市建設管理局的醫務室退休。在同事看來他是個平常人,而在他的愛人張桂英的描述中,他是秦皇島的“能人”,“倒騰房子很多年了,多少套房子我都數不清。”張桂英說。有很多農家院子是多年前以幾百元的低價購進,後來因拆遷等原因,都獲得了高額回報。
  這些話張桂英是11月13日晚上面對十幾家媒體說的,此前一天,新華社和中國日報報道了她兒子家中搜出1.2元現金等的新聞,13日,幾乎所有媒體都報道了她的兒子馬超群。面對記者的提問,71歲的張桂英幾次痛哭失聲,但她一邊說錢、金子、房子都是馬秉忠生前所賺,卻不能提供任何證據;一邊承認自己連夜叫來女兒和孫子(馬超群之子)把財產轉移,卻不能給出合理的解釋。
  而這幾天在自來水公司的家屬院,來自全國各地的媒體記者們川流不息,馬超群的形象被不斷補遺:霸道、暴躁、毆打職工、掉片樹葉都罰款、吃飯節儉掉了的麵條都撿起來……
  至於馬超群本人,此時已經輾轉了五六個不同的監所,誰也見不到他。馬超群在監視居住中,度過了夏天。而夏天,在秦皇島有個專有名詞———暑期。暑期是馬超群每年最重要的工作時間段,17年來他第一次缺席。
  “水經理”的水特權,霸道獨裁“三觀盡毀”
  馬超群1985年技校畢業,進入秦皇島市自來水總公司,自來水公司員工是當時最好的工作之一,收入高、福利好。據新浪報道,馬超群最初的工作是燒鍋爐,後轉入行政崗。1997年,馬超群被任命為北戴河分公司的經理。自來水總公司1958年成立,是國有大二型企業,如果比照行政級別,是正處級,那麼作為分公司經理的馬超群就是正科。
  2005年,自來水公司改製,引入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秦皇島首創水務有限公司,特許經營秦皇島自來水25年,首創和當時的公用事業局各占50%的股份,此時,馬超群已經是首創水務公司的副總經理,但主要還是負責北戴河分公司。
  此時的馬超群早已是無人能制,據秦皇島首創老員工稱,一次馬超群進京與首創談事,一言不合出手就打,最後也不了了之。記者向首創發去採訪申請,未獲回覆。
  2010年11月,秦皇島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北戴河供水總公司,與首創水務分家,各管一塊。北水公司主要負責北戴河區、北戴河新區、撫寧縣、昌黎縣周邊村鎮的供水,而最重要的就是中直、國務院等七大重點用戶的用水,特別是暑期供水。
  “走訪中直、國務院等幾大家用戶和重點用水單位,發現問題、隱患及時解決。中直幾大家等重點用戶我們實行專人負責,跟蹤服務,以確保萬無一失。總公司中層以上幹部全部放棄休息日,堅持24小時晝夜值班,每天死看死守,做好暑期供水工作。”在一份工作總結里,馬超群說。
  在馬超群任職的17年間,北水公司的暑期工作確實沒有出過紕漏。每年暑期開始前,領導都會到北水公司視察,每年暑期結束後,北水公司都會被表彰,馬超群更是經常有機會與其他暑期工作者一起受到領導的接見。
  因其無人敢惹,一次又一次與更大的官員的衝突中,馬超群每戰必勝,更是讓當地人不敢冒犯。在北戴河區政府的東邊有個別墅小區,馬超群在這裡有一棟別墅,貼著白色的瓷磚。馬家前面的鄰居正在施工建樓。在過去的兩年裡,鄰居家一直是棟“爛尾樓”。
  據北戴河區某部門一位幹部介紹,馬超群的鄰居原是北戴河區的一位領導,兩三年前看這位領導想翻蓋自己的別墅,就把房子拆了,重新打好了地基,開始澆築混凝土框架時,馬超群說新蓋的房子會更高,會擋住他家的光,叫停了施工。那位領導就真的不敢蓋了,丟在那裡日曬雨淋。直到今年才恢復動工。
  南都記者希望能瞭解一個自來水公司的總經理何以能說停水就停水,但沒有職工能回答這個問題,一位比馬超群到北水公司還要早的員工說,權力都掌握在馬超群一個人的手裡,“北戴河自來水是馬超群的水,我們怎麼可能知道他怎麼乾的呢?”最後老員工們能講述的依然是馬超群在公司內部的霸道,夏天正下著雨,他能讓所有人出來擦玻璃;冬天正下著雪,他能讓所有職工出來掃雪。“張嘴就罵,抬手就打,網上說那個詞‘三觀盡毀’對吧?你們那叫什麼‘三觀盡毀’啊!沒見過馬超群也能‘三觀盡毀’?”
  馬超群被抓當晚,甚至驚獃了抓他的特警和檢察官們。據當地政法系統一位幹部向南都記者介紹,當晚控制馬超群後,專案組人員出示法律文書,馬超群一把搶過撕掉,這才被特警用槍托擊打。這就是其家屬所稱馬超群的頭被用槍托打出血的出處。
  查出的錢論捆數,所在單位陸續虧損
  馬超群倒了,人們津津樂道的是那1.2億、37公斤和68套房。從家屬提供的扣押清單來看,數字與之前通報的略有出入。通報的現金是1.2億元,而在扣押清單中的人民幣現金共計是9057.396萬,美元現金48.7425萬,另有5本存摺、13張存單。通報的黃金是37公斤,扣押清單中共有55根500克的金條、22根200克的金條、7根100克的金條和1根1000克的金條,共計33.6千克,另有各種金飾若干。
  在現場負責清點現金的是秦皇島銀行某支行,當地某政府部門一位瞭解情況的幹部介紹說,檢察院的開戶行是該支行,當時行長親自帶著幾名工作人員攜點鈔機到場清點,錢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還綁著塑料繩,碼在紙皮箱里,清點的時候工作量巨大,最後人和機器都都不堪重負,“那個行長也算有魄力,‘先不點了,數捆吧’。”該幹部說。
  南都記者向該支行行長求證此事,對方表示檢察院在此開戶就是銀行的儲戶,銀行必須為儲戶保密,不能對記者所提描述的細節做任何評價。而據該支行一位工作人員說,自己在銀行工作,也沒見過那麼多錢放在一起,“我當時第一個想法就是拍照片發微信朋友圈,當然我沒發,有紀律的,但真是好多錢啊!”她說領導有要求,不能透露當天的細節。
  值得一提的是,北水公司成立以來陸續虧損3600萬,以至於要向財政申請補貼,請求免繳拖欠的源水水費和代徵款。而3600萬不過是馬超群家中搜出的現金的三分之一。
  68套房產里,有7套在北京。其中6套在崇文門,1套在三里屯。三里屯的這套是門面房,位於一個酒店的一層,大約十年前租給了人開酒吧。酒吧的名字很文藝,環境優雅,不那麼吵,說是酒吧其實也是餐吧,生意和口碑都不錯。營業面積300多平方米,一個月的租金差不多要3萬元。
  房子的產權登記人是馬超群的母親張桂英。據瞭解,2月27日北戴河區人民檢察院向這個酒吧發出了《查封通知書》,但並未查封。
  其他的房子也跟這個酒吧差不多,房產證上的名字不是其母張桂英,就是其父馬秉忠,或其妹馬青茹。這些房子大都放租,加起來每個月的租金相當客觀。租戶們都沒見過馬超群,直到被探訪的記者敲開房門,才知道自己住的房子大有來歷。
  借“自來水維護”要錢要房
  人們難以想象,如果紀委公佈的財產真的來自馬超群,一個自來水公司的老總,以何種手段、怎麼可能拿到那麼多錢。
  自來水系統這麼多年全國各地抓了判了很多,都是小官貪腐,馬超群是系統內第一個被定性為“小官巨腐”的。從寧波、株洲、南通、韶關、南京、防城港等地的案例來看,絕大部分犯罪情節都來自自來水工程建設,而水的權力在馬超群的手裡則是得到了淋漓盡致的發揮和升華。據新華社報道,當地幹部稱,“不給錢就不給你通水,給錢少了就給你斷水。”甚至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門要通水管,馬超群也伸手收錢。
  北戴河區政府一位幹部向南都記者介紹,據他瞭解馬超群是以管網建設費用等名義收錢的。北水公司成立後,剛好趕上北戴河新區發展的好機會,大量的建設項目、樓盤都需要鋪設管道、接通自來水,而是不是接水、何時接水、是否正常供水,都是馬超群一句話的事。
  不給錢也可以,可以給地、給房子。在如今的華貿喜來登酒店北面不遠處,赤土山村村委會旁邊,有一棟別墅,院子和牆頭上都雜草叢生,別墅看起來已然衰敗。別墅是馬超群的,赤土山村村委會工作人員向南都記者介紹,十年前赤土山村要建村委會和村民活動中心,要通自來水,“聽老書記說,當時馬超群開口就要錢,村裡拿不出那麼多錢,馬超群就說那就給我塊地,我在你這兒建個自來水公司維護站。”
  南都記者未能核實這一說法,因為當年經手此事的村支書和村委會主任,2009年因貪污罪、非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受賄罪分別被判了10年和14年,現在還在裡面。
  “自來水維護站”建好後,成了馬超群的房子之一。據附近的村民說,馬超群基本沒在這兒住過,但也沒人敢動他的房子。
  “我們正打算把它拆了,他啥手續都沒有,就是個非法占地的非法建築。”前述工作人員說。
  而據濱海鎮一位工作人員稱,馬超群2月份被抓以後赤土山村就一直在想這個事,但沒敢動手,怕馬超群再回來。這次看他上了央視,終於下定決心。
  “自來水維護站”、“水質監測中心”“自來水公司駐點辦公室”……據北戴河區政府一位幹部介紹,馬超群以官網建設費用等名義,打著這些旗號,向新建的樓盤開發商要房子,給幾套房子就通水。
  “他誰都敢惹,誰都不敢惹他”
  秦皇島城市建設管理局供水科理論上是北水公司的上級部門,負責監督、業務指導,但實際上拿馬超群毫無辦法。據城管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以前就沒人敢惹馬超群,2012年馬升任副調研員後就更是如此,“供水科科長是科級,馬超群是副處,是班子成員,開會時人家坐主席台,你坐下麵,你怎麼監督檢查北戴河自來水?”
  不提供水科,即便是城管局的一把手也拿馬超群毫無辦法。秦皇島城市建設管理局局長馬壯2013年5月從人防辦調來,在一次去北水公司檢查時被攔在門外,見到馬超群後,兩人由言語衝突發展到肢体衝突。馬超群的母親張桂英說自己的兒子事情過去就忘了,而馬超群其實沒有忘。
  “馬超群動用了6臺車去跟蹤、監視馬壯,搞了視頻上網去舉報馬壯。”秦皇島政法系統一位幹部說。南都記者在網上看到了這則視頻,於今年1月上傳。
  在前述政法幹部看來,正是因為馬超群誰都敢惹的作風,誰都搞不清楚的背景,才讓誰都不敢惹他。“抓他之前都怕啊,要不出動那麼多特警,真怕他有槍反抗啊!”
  被舉報落馬也是因為水
  據媒體報道,馬超群曾因為進公園被要門票停了公園的水,因交警隊查車停了交警隊的水,還停過中直機關的水,而最後,讓超群落馬的是一家央企。
  據新華社報道,北京的某家企業要在北戴河辦餐飲酒店,當酒店開始要接水時,馬超群就“獅子大開口”,直接索賄要300萬元,後來又漲到500萬元。企業在無奈之下,將其索賄過程錄音,隨後向有關部門進行舉報。
  據瞭解,那家企業在北戴河建的不只是酒店,而是投巨資建設一系列地產項目,企業的背後是一家央企。今年春節前忍無可忍選擇了舉報。一位知情人士向南都記者透露,其集團總部領導反映了此事,提出了三點意見或者說三個選擇:
  1.該集團撤出秦皇島,當地賠償已經投資項目和在建項目的所有損失。
  2.該集團在北京召開新聞發佈會,公開舉報。
  3.請河北調查、解決此事。
  2月12日,正月十三,馬超群被拿下。距離企業舉報不過半個月左右的時間。
  據新華社報道,河北省委領導表示,一個區的供水公司總經理,貪腐數額如此巨大,這樣的貪腐行徑就發生在群眾身邊,民怨沸騰,“不查不抓,天理不容”。
  前述酒店的業主代表拒絕了南都記者的採訪要求,而代表管理方的酒店總經理則表示未聽說此事,酒店供水正常。
  依然沒能正常供水的是龍騰長客北戴河長途汽車站。該汽車站就在北水公司的東邊幾十米,算是北水的鄰居,卻至今沒有通自來水。據知情人士介紹,七八年前建的這個站,剛開始一度通了水,後來因為和馬超群條件沒談攏,水錶又被摘走了,6年來都沒再通自來水。汽車站最開始是拉水,在院子里弄了兩個大罐子儲水。後來偷偷打了兩口機井。該汽車站一位負責人說,因為各種原因,除了暑期之外這個站並未常態運營,所以也就沒有去再爭取。
  雙方結下梁子,兩三年前,北水公司一條自來水管道要經過汽車站的院子,客運公司的負責人聽說後放下狠話,北水公司只好繞路。
  至今,這家守著自來水廠的單位,依然沒有自來水。院子里放著七八個大缸,汽車站負責人說,那是夏天接水用的。
(原標題:水官馬超群的水暴利)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富良野

hv38hvut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